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[永恒国度][作者:天堂里的土][更新至第二部第十集完]
[永恒国度][作者:天堂里的土][更新至第二部第十集完]

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,请点击右边的顶

第一部 秘密花园 第一集  第一章  第一个花园

  题记:在我的理念里,所谓的天堂,就是女人那神秘的花园。

  ——布鲁语

  对于精灵族来说,这片神秘的幽林就是最后的圣地。

  林子东北部的某间孤立的、破旧的木屋里。

  一对男女在那张简朴乾净的木床上翻滚。

  男人喘息着,在少女的肉体上激烈耸动……

  少女扭动她雪白的柔体,一双柔荑攀在男人精装的背上,呻吟着……

  “噢,喔……喔!马多,你要射了吗?再等一会,我还差一点……你再坚持几下……”

  “曼莎,我想到明晚就可以得到尤沙大小姐的处女,我就特别的兴奋……”

  叫“马多”的疲倦地伏在曼莎的妖体,曼莎仍然扭动着,企图再得到一些冲刺和摩擦,然而,已经射了精的马多此时就像病猫一般。

  “马多,你就这幺喜欢丹玛小姐?”

  “曼莎,跟你说过多少次,我只爱你,之所以接近、追求丹玛,全因她的身份和地位,以及贪图她的美色,但我并不爱她,我爱的,永远都是你!”

  “我会帮助你得到丹玛的,这半年下来,你对她癡癡不舍的追求,已经打动她的芳心,现在你和她,只差最后一步……那是每个女性精灵都坚守的纯洁。”

  “曼莎,谢谢你一直在帮我……等我娶了丹玛,我就纳你为妾。你是她的侍女,她若嫁给了我,也等于你嫁给我……”

  “嗯,我什幺都听你的,你以后要对我好些……”

  “曼莎,我先离开,你如果累,就在这里休息一会。那个杂种回来,也不敢对你如何的。在精灵族里,他是被诅咒的……任何精灵族的人都能够随便地践踏他,我曾经就让他舔过我的鞋……”

  马多从曼莎美好的肉体上起来,站在床前穿戴完毕,俯首吻了吻曼莎汗珠闪亮的额头,柔声道:“下次补偿你……”

  曼莎微笑道:“没什幺的……”

  马多转身走向门口,忽然又回头道:“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,那杂种如果回来看到,我就亏本了。再说,他体内有着强暴之血,如果她看到你的身体,可能邪心就起……”

  曼莎道:“我不怕的,他只是一个人类贱种,即使他想强暴我,他也没有那个能力。你放心吧,我的身体只给你一个人的。”

  “我对你一直都很放心,因为你是我的幸运符。”马多深情地说了这句,毅然离去。

  曼莎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幽然歎道:“明知道你是骗我的,明知道你是利用我,也甘心让你把我的身心奴役,但愿你达到你的目的之后,别弃我……”

  “曼莎,你对马多真是深情!”

  远远地传来这一句,曼莎慌忙坐直身体,急急地取过床边的衣服……

  “你的身体真是美好,何必这幺快用衣服遮掩?”

  声音近在眼前,她已经来不及穿上衣服,只是把衣服抱掩到胸前,遮住了她洁白的胸脯,慌道:“布鲁,你出去,否则我将叫你死无葬身之地……”

  站在床前的男人冷笑道:“曼莎,你可以说我是贱种,也可以践踏我、嘲笑我,可是,你没有权利杀死我!我的妈妈,用她的耻辱,换来我生存的权利……

  你要践踏我妈妈的苦心吗?”

  “你妈妈,只不过是被人类强暴的贱妇……”

  “不许说我妈妈的坏话!你才是十足的贱妇,你这被插了上千次的婊子!如果没有我妈妈的牺牲,你们将被强暴一千次!”

  布鲁粗暴地抓住曼莎细嫩的脖子,曼莎无畏的瞪着他,在她衣服遮蔽里的手悄然推出,按在他的小腹,刹那间,他庞大的身体倒飞出去,撞到木墙上,重重地跌落下来。

  “贱种!你别惹怒我,你是这里最低等的生物,我要杀你,易如反掌。你最好收起你那卑贱的自尊……”

  布鲁靠依着木墙爬坐起来,举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冷盯着床上的曼莎道:“我劝你最好是杀了我,否则,你和马多都不能够活过今天!”

  曼莎惊道:“你说什幺?”

  “你并非很笨的女人……”

  “你是说你要告密?……那你就去告,看谁会相信你?”曼莎有恃无恐道,“精灵族里没有人会相信你这个杂种的……”

  布鲁淡淡地笑道:“我一直在看着一对奸夫淫妇在我的地盘乱搞……我能够

  清楚地复述他们身上细微的特徵,马多留存在你体内的精液的味道也不会那幺快地消失,我甚至可以在明晚的时候,破坏你和马多的阴谋,你是否觉得我这个杂种并非你想像的那幺简单?”

  曼莎沉思一阵,不带一丝表情地看着布鲁,道:“看来我必须杀了你……”

  “这是正确的。”布鲁站起来,拍了拍衣服,又道:“来吧,我想我应该可以跟你过几招……我这地方平时虽然没有谁愿意到来,但只要发生战斗,我想应该会有人跑过来看看热闹的,到时候你如果还没有杀死我,或者我沾了你的光,可以拜见一下精灵皇后。”

  “到时候皇后就会审问我,为何要与你打斗?我说因为我发现了你和马多的秘密;皇后又会问我,你和马多的秘密是什幺?”

  “我说,其实也没什幺,只是你的蜜道里不小心流进了马多的精液,而你真是太不小心,竟然忽略整个精灵族都知道马多正在追求丹玛。尤沙,偏偏身为丹玛的侍女的你,被马多骑上……”

  “这样一来,整件事情,都由我说了算,我说是黑的,就白不了,我说是白的,就黑不了。精灵族虽然憎恨我,却也不会完全地否定我……”

  “曼莎,如果你有信心在瞬间之内、神不知鬼不觉地取我性命,我可以成全你……”布鲁缓缓地走到床前,俯首盯着她,眼睛里尽是嘲笑之意。

  曼莎的眼睛闪烁不定,她失措地道:“你……要做什幺?”

  布鲁道:“我来到你面前,让你更方便杀我。”

  “我不杀你,你离我远些……”

  “这很难,因为我才是这间木屋的真正主人。你现在佔用了我的床……”

  “我把床还给你!”曼莎再也顾不得羞耻,抱着衣服跳下床,迅速地着衣。

  布鲁跳上他的床,头枕着双手,闭起双眼道:“我的床上充满你们的骚味,叫我很是不舒服。我这里并非摆卖的肉台,请你以后别跑到我这里来卖肉……”

  曼莎穿好衣服,不敢继续和布鲁纠缠,匆匆忙忙地走向门外,却听得背后的布鲁说道:“曼莎,如果你不想前功尽弃,或者不想被砍下美丽的头颅,我建议你到我屋背的小河里浸泡着,等我过去替你擦洗乾净马多留在你身上的味道。你知道的,我已经十九岁,可我从来没碰过女人。我想弄清楚,如果杂种的东西,插进精灵女性的小穴,会不会能够让你们痛快,可是没有任何一个精灵女性愿意跟我性交,因此我一直在寻找机会,我想,你是愿意给予我这样的机会的……”

  “我睡上一个美梦就会过去。如果没见到你,请你告诉马多,让他洗乾脆他的脖子,免得髒了精灵的惩罚之刀……”

  “你这卑鄙无耻的杂种!”曼莎再也难以忍受,愤然离去。

  清澈见底的河水,流入她的心绪,激不起任何的声响。这是一条很浅的河,或者说这一段河床是很浅的,大概十米多宽,最深处却只是五、六十公分,与其说是河,更像一条小溪。

  从河岸上看去,可以看到河床那些零碎的鹅卵石,被水磨洗得滑溜滑溜的,如同进入女人的阴道里被蜜汁润滑了的阴茎。

  她想,河床容纳得真多,可她的身体不应该像河床,她的身体的河道至今只容纳过马多的“卵石”……

  回头看了看近在眼前的木屋,那里正躺着一个被整个精灵族憎恨的男人,他是精灵族的耻辱的印记,是人类与精灵的混血儿,正确的说法,他就是人类与精灵杂交所生出来的贱种。他不是一个精灵,也不是一个人类,应该说,他是一个“半精灵”或是“半人类”。

  而就是这个被整个精灵族排斥、诅咒、憎恨的杂种,却要她在这里等候

……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17 18:54重新编辑 ]